Insert title here
左侧导航栏
  • 论坛声明:本帖由网友上传,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。

原创 玉壶存冰心,朱笔写师魂 —— 沉痛悼念许子茂老先生

玉壶存冰心,朱笔写师魂

            —— 沉痛悼念许子茂老先生

王兆麟

今年春节前夜,按惯例,我给许老师电话拜年。

不料,在电话另一端,已不再是许老师了,而是他的小孙子。随口问缘由,却传来老师仙逝的消息,霎时如晴天霹雳,不禁潸然泪下。

待回过神来,我为未能见老师最后一面,也未能参加老师追悼会,而感到抱憾终生!

再一细问,得知这是去年冬至(12月22日)那天发生的事儿。

许子茂老先生是我70年前的启蒙老师。

解放前,我的童年在私塾度过。由于身处战乱,读书断断续续;解放了,1949年秋,我年近十岁,在包公寨完全小学入学,就读三年级下期。

而小学班主任就是许子茂老师。

黑发积霜织日月,粉笔无言写春秋”,从1949年解放到2018年国庆,我们师生情延续整整70年。

在进新式学堂之前,我背过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四言杂志》等启蒙读物和《论语》。那个时期,我读过的教科书尽是打上了封建烙印,满脑子也尽是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”、“扬名声,显父母”的封建思想。

正是许老师,把我们这些孩子从封建的思想枷锁下解放出来,走向新的教育模式。

在世界观、人生观和价值观方面,许老师引导我们,“学习的目的是什么?将来你要干什么”,就是要“为人民服务”。

接着,他给我们讲解“劳动创造了人”、“劳动创造了一切”、“劳动创造了世界”,要求我们热爱劳动、热爱劳动人民。

作为解放前的共产党员,许老师一生扎根许昌、从事教育,尤其重视思想政治教育。  

当时,他也只有十八岁,却经常讲“不要惧怕老师,你们就像我的弟弟妹妹。”简简单单一句话,但对一个从旧式私塾出来的孩子来说,听都没有听过,却倍感亲切。

也正是许老师,把我们这些孩子从“师道尊严”的思想枷锁下解放出来,走向和谐的师生关系。

就这样,在许老师的循循善诱下,我的人生就在一张白纸上开始书写,未曾想却历经七十年风风雨雨。

此后,许老师到小学五年级教书,而我跳过四年级直接升入五年级。在许老师的耐心教导下,我的学习成绩仍然遥遥领先。

半年后,许老师调入张潘完小。

1953年,我小学毕业。因为县中不好安排,许昌县不打算招生,后来在全县第一批招收了108名,我排名20多位,安排到许昌联师(许昌市二中的前身)入读。

我见到时任陈曹中学校长的许老师,他笑容可掬:“不容易,考得不错!”。

1956年,初中毕业。当我被保送入许昌第一高中(现在的许昌高中),许老师又是一番鼓励,和我保持着联系。

1959年,我考上西安交通大学,被实验核物理专业录取。当时,国家遭到超级大国的“核威胁”,也需要有自己的原子弹,才能不受帝国主义的压迫和侵略。对于我考取了国家急需的核专业,许老师非常高兴,给我寄去一份鼓励信,上写“经济上有没有困难?要好好学习……

1963年,我读大四。“饮其流者怀其源,学其成时念吾师”,暑假回老家,我专程去邓庄中学拜望了年少时的这位启蒙恩师。

上世纪70年代,许老师又调五女店中学担任校长,和我保持着书信联系。因我在重庆816核基地工作,无心顾家。而许昌家中冬天缺煤,不知怎地让许老师知晓了。于是,他想方设法搞来了一架子车煤,当即让学生送到我家里,解了父母的“燃煤之急”。

1983年,根据国际形势的发展和经济建设的需要,中央军委和国务院下发“停建816核工程”的文件。

当时,重庆816基地的几万名职工如同五雷轰顶!因为,我们“上不告父母,下不告妻儿”,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大西南的深山老林,苦苦奋战十多年,就是为了国家的核工业建设。

即将投产运行,可一纸文件却将所有的心血付诸东流!

同时,又听说化工部、纺织工业部都想接管重庆816基地,只因816人才济济,聚集了各大名校毕业的500余名工程师。

何去何从?

当时,有几个选择去向,但我心乱如麻、难以决断。当许老师知道后,就马上电话联系我,再三叮嘱“随着走!”事实证明,“随着走”,这是上策。

可我思乡心切,有些操之过急,而离开了为国无私奉献的重庆816 这支队伍,回到了河南地方工作,而成为一生遗憾。“回河南、建设家乡”成为我的人生转折点,也成为我的奋斗新动力。

此后,我与许老师的联系更多、更密切了。刚回郑州的那些年,单位筹建时期工作相当紧张,我没有时间拜会老师,只能电话问候。

上世纪90年代,许子茂老师仍然耕耘在教育战线,不肯停步、不愿歇脚。

后来,听老同学说起来,许老师由于年近古稀,毕竟身体不大好,不得已才退居二线。

又过了两三年,听闻许老师不顾年老体弱,离休后专心究许昌人文历史,笔耕不辍。曾出版过《许地轶闻与三国趣事》、《走进许昌说三国》、《许国“考略”》、《解读许昌——沧桑五千年》、《古代民间史话》等书。

更难得可贵的是,许老师出书不图名、不为利,而是向许昌市图书馆捐赠了饱含自己后半生心血的这些著作。

2004年,当时我还在江苏田湾核电站工作,借着国庆长假回河南,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,专程拜望自己五十五年前的这位启蒙老师。

2013年,我74岁、年过古稀,而许老师82岁、却已耄耋。不曾想,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,自此天人相隔。

每一次见面,许老师情不自禁、热泪盈眶,紧紧抱着我,念叨着“兆麟,很高兴你来看我……”我也是忍不住,紧紧握住老师的双手,泪流满面。

每一次临别,许老师热情挽留、依依不舍,赠书与我,并嘱咐着“兆麟,你也上年龄了,一定要注意身体……”。

如今,这位启蒙恩师——许子茂老先生却离我而去!

回顾与许老师相识、相交的人生70年,每当我走到犹豫不决的十字路口,我都不免会想到他。

昨夜花落沉沉雾,师愿为我引途东。

如今,我已是80岁的人了。“八十年来家国”,从西北核基地到西南核空洞,从中原辐照厂到沿海核电站……

所有的这一切,若非幼时受许老师的精心栽培,而后又受他的多方鼓励与照顾,我岂能为国效劳?!

玉壶存冰心,朱笔写师魂。

许老师在教育战线兢兢业业耕耘了45个年头,桃李满天下。他的学生们、甚至学生的学生们都奋战在祖国的各条战线上。司局长者,不乏其人;专家学者,大有人在。

而后,许老师在文献方志领域奉献了20余载,著书写春秋。《许地轶闻与三国趣事》、《走进许昌说三国》、《许国“考略”》、《解读许昌——沧桑五千年》、《古代民间史话》……他的作品犹如一幅幅历史画卷,展现在我们眼前,“读史明智、知古鉴今”。

呜呼!“斯人已去,风范永存。”愿许老师在地下安息!


点赞


  • 分享到
    谢谢您的阅读, 您是本文第 2918 个阅览者

网友回复

单张最大不超过1M!

    网站地图 ag国际馆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游戏登入
    申博现金网网址 申博娱乐网官方网站登入 菲律宾太阳网娱乐登入 申博在线游戏网址
    申博直营网 申博娱乐登入 申博娱乐开户 申博客户端下载
   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游戏 盛618网址
    澳门银河赌场 极速百家乐 澳门赌场 真钱百家乐